云夜_

爬 墙 人

【赛晏】迟

  #第一次写文 感谢 @王白花 白花老师的指点和改进!
  #是刀 !!
  #文笔不好 初中生文笔x

     
    “滴—滴——”
     赛斯正在公园里喂着流浪猫,战术终端响了起来。他一边抚摸着一只被声音惊到的小猫的脊背,一边掏出终端。“啊,是华仔。”他自言自语着,按下了通讯键。
     晏华的投影立刻出现在了面前,他看了看赛斯,眉头皱了起来。“赛斯,你又在偷懒,奖金扣半。”晏华用着严肃的语气说道,“别啊华仔,再扣我这月工资就成负数了啊,难道你忍心看见一位智慧而完美的神官因为没钱而饿死街头吗!再说了,帮助流浪的小动物也是神官的工作之一啊!”赛斯抬起手,抹了抹眼睛上不存在的眼泪,“……别偷换概念,这次找你有事,最近旧城区那里出现了不稳定黑门,中央庭没有足够的人手了,中央城区离那不远而且目前中央城区的情况比较稳定,你去解决一下旧城区那边的问题。”“啊——我这里离旧城区那里很远的,而且我每天应付教会的事情也很忙,华仔为什么不直接找负责旧城区的艾露比呢?”赛斯翻了个白眼,瘫坐在椅子上。“如果你能完成任务,这月奖金一分不少地给你。”晏华的语气仍然是那样平淡,“啊这点小事包在我小叮当身上!旧城区是吧,我现在就去!”突然,赛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晏华点了点头,关闭了通讯。赛斯将战术终端放回口袋里,兴奋地跳上小电驴就出发了,出发前还使劲踩了一下踏板,仿佛那里有油门似的。
     到了旧城区,赛斯又掏出了终端,看了眼晏华给他发来的方向坐标,“要不是为了奖金,真不想来这么乱的地方啊…”赛斯抱怨了几句。街道上没什么人,赛斯就肆无忌惮地将小电驴的速度提到了最快。他侧着头,看着街道边各种各样的商店招牌,或许是因为长时间的风吹日晒,大多数招牌的颜色都泛着灰,配上这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更添一丝破败的气息。突然,一抹亮色映入了赛斯的眼帘,他有些好奇,猛地扭转车把将小电驴调了个头,在那抹亮色前下了车。“看一看喜欢哪种花吧。”店主微笑着从门里出来,看着眼前的人。赛斯才发现这是家花店,“任务完成后,给华仔带束花,说不定还能让他多给我点奖金。”赛斯这样想着,跟着店主进了店。
     看到店里各式各样的鲜艳花朵,赛斯觉得自己有些眼花。他环视一周,最后注意到了角落里一束淡紫色的花,他走上前,鼻尖靠近花朵。“香味不浓,颜色也比较淡雅,华仔大概会喜欢这种吧。”赛斯让店主将这束花包好,交完钱,将花小心地放在小电驴后面的储物箱里。或许是因为美丽的花,他的心情好了不少,跳上车,像刚才一样在无人的街道上飞驰着。
     接近了目的地,赛斯感觉到了附近黑雾的气息,他把小电驴停好,一只手拿着权杖,向目的地走去。破败的街道转角处出现了几只游荡的尘鱼,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赛斯举着权杖,小心翼翼地接近几只尘鱼的背后,当尘鱼们发现不对劲转过身准备进攻时,赛斯将权杖底部猛地击地,刺眼的金色光芒以击地点为中心向外扩散。那光芒对尘鱼们造成了短暂的致盲,尘鱼们开始向四周胡乱地攻击着。赛斯抬起手,用权杖抡向那群尘鱼。几声脆响后,尘鱼们结晶的躯干统统变成了碎片。一只漏网的尘鱼想要从背后偷袭,却被赛斯发现,他以权杖为支点撑地跳起,落下来时用权杖下端直接捅碎了尘鱼的头颅。
    转向下一个街区,街上的黑雾越来越浓,几只刀骸仿佛看见了猎物,都围了过来,赛斯手中放出一丝光芒,那光芒绕过赛斯的身体治愈了伤口,转而从地面扩散开刺入刀骸的身体,几只刀骸应声倒地。刀骸已经死了,但他们放出的电流还在持续造成着伤口“嘶——这群小怪物打人可真疼。”赛斯扯下一块袖口布条,简单地包扎了一下手上被电流灼烧出的几道伤口,扛起权杖转过街角准备迎接下一场战斗。
     到了街道的尽头,也就是黑雾的源泉,赛斯躲在街角观察着情况。街道破碎不堪,狂脊、殉道等大型的怪物在废墟上吼叫,游荡着,他看到了这仿佛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赛斯感觉不妙,赶紧掏出终端为晏华发了一条求助信息。
     此刻的晏华还在办公室里写着文件,本来光线充足的办公室里突然暗了下来,他抬起头向窗外望去,原本明媚的阳光被几片乌云遮住。他打开台灯,准备继续工作。没写几个字,喀嗒一声,笔尖突然断了。晏华隐隐有一些不好的预感。“滴—滴——”终端的提示音在安静的办公室中显得格外刺耳,晏华有些不安地打开了终端,“华仔,我这边情况有点不妙,请求支援。”是赛斯发来的求援信息,晏华立即起身披上风衣,向上司请完假后赶往旧城区。
     赛斯发完求助信息后,想着这样躲着总会被发现,不如先解决几个顺便将黑门破坏。他举起权杖,一层金光包围住身体保护他暂时不受伤害,随后,他冲入了怪物堆里,用权杖敲碎周围一圈怪物的头颅,顷刻间,结晶和怪物尸体布满了地面。看到黑门里还在不断涌出怪物,赛斯决定先去破坏掉那个黑门。
     赛斯撑着权杖跳起来,踩在一只晶脊的背上 ,用权杖捅碎它的头骨同时跳起,带着权杖又踏碎了另一只晶脊的脊柱,再次用同样的方式起跳后,在空中用权杖敲碎了一只拦路的殉道。就这样,赛斯慢慢地靠近黑门,而赛斯背后,一只只怪物倒下,变为一摊破碎的结晶。当赛斯抓住黑门一旁的栏杆,释放幻力破坏完黑门,他感觉抓住栏杆的那一段手臂剧烈地疼痛,一个没抓稳,摔了下来。“嘶——好痛——可能刚才打的时候被怪物咬了没发现吧。”赛斯忍着疼痛,躲进一个暂时不会被怪物发现的角落,放下权杖,挽起那只袖子,拆开包裹着的布条,看见伤口被紫色的结晶撑开,在结晶的缝隙中,不断地渗出泛着紫色光点的血液。“呀嘞呀嘞,这可糟糕了呀。”赛斯仍然笑着,只是那笑不再像以前那样悠闲,而是带着无奈的苦笑,“看来,必须要认真一点了。”他重新拿起那沉重的权杖,放出一道道金光刺入怪物的身体,扩散到地面将更多的怪物的躯体击碎,随着怪物一只只地倒下,紫色的结晶也刺穿了赛斯的皮肤,撕裂了他身上的衣物;从伤口中流出来的液体在赛斯身上白色的布料上绽开一朵朵紫色的花——正如他买的那束一样。而当晏华赶过来时,他亲眼看见赛斯的权杖打飞了最后一只赤骸的头颅,赤骸的钩子也同时洞穿了赛斯的腹部,却没有看见血液飞溅,只有大量的紫色结晶迸裂散开。
     赛斯支撑不住身体,向前走了两步却支撑不住身体直接躺倒在了刚才打倒的那只赤骸的尸体上,他偏过头,注意到了不远处的晏华,结晶化的嘴角努力地扯出了一个微笑。晏华沿着破败的路面和怪物的尸体跑过来,小心地扶起赛斯结晶化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坐起来。“华仔,我自己一个人解决了那么多怪物,是不是很棒?”“怪物太多打不过的时候连撤退都不懂,真是蠢。”晏华仍然没有半点夸赛斯的意思,仍然批评着他。“啊…华仔在这时候也那么不近人情呢”赛斯看了看晏华,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啊…衣服都染紫了,这个应该很难洗掉吧……对了,华仔啊,我给你买了花,可惜放在车上了,没法亲手送给你。”“啧,追人还买花,你还是小孩子吗?”晏华嘴上有些抱怨地说着,脸上的表情却不知不觉柔和了很多。“对呀,华仔我可比你小哦,我不在了以后,你可要好好生活下去,别总是熬夜工作, 工作太多就给指挥使好了,反正看他每天也挺闲……”“…你以为我是你吗,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不劳你费心。”赛斯此时的话格外多,“说了那么多,华仔你可千万别忘了拿花啊,那花还挺贵的呢……我要说的都说完了,送我上路吧。”晏华将赛斯扶起,让他勉强站起来。伸手召唤出幻力凝聚的狙击枪,扣动了扳机。枪响的同时,天上传来震耳欲聋的雷声;赛斯倒下的同时,大大小小的雨滴也落了下来。晏华不管身上的衣服被雨如何打湿,蹲下来,拾起散落的紫色结晶,用神官的白色大衣包好,起身去找赛斯的小电驴。
     当那辆熟悉的小电驴映入晏华眼睛时,他不禁加快了步伐。那束花仍然静静地躺在储物箱里,和刚买来时没有什么区别。
     回到中央庭,给赛斯办了葬礼,那束花被他放在了一个精致的花瓶里。三周过去,当晏华再一次注意到那束花时,花已经枯萎了,花瓣的碎片轻轻落下,看着那落下的碎片,晏华的心里有些不知名的哀伤。但那哀伤只有一瞬,很快,晏华又投入了工作中。
     下班回家,劳累了一天的晏华做了些简单的饭,开了一瓶红酒,倒入透明玻璃杯的一半。灯光照着那暗红的酒液,让他看得有些出神,他回想起从前那个在他身边笑嘻嘻的人最喜欢的就是红酒,每次到他家都会去偷喝;甚至又唤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第一次并肩战斗这些久远的记忆……
     他恍惚间感觉到有什么咸涩的液体划过脸庞,滴到了暗红的酒液里。

评论(5)

热度(36)